noircity

APH和YOI深坑中
本命CP:APH獨普、港冰AKA香冰(偶有私設定H.K.出現)
YOI:維勇、奧尤
喜歡年下攻!
專業單手打字寫手一名!
Pixiv & Plurk:noircity
lofter這邊大概只放YOI,APH偶然會放上來吧!

【獨普】『 』

『將牆推倒吧!』

像說今天天氣不錯一般,銀髮赤瞳的男人大手一揮,指著堵在他面前的牆,圍觀群眾三三兩兩,拍掌聲也是零零碎碎,銀髮男人絲毫不介意,轉身背後彎腰鞠躬,繼續正事。

負責執行任務的大型怪獸,在收到指示後緩緩前進,在深夜凌晨,敲起迎接晨曦的第一下鐘聲。

更正,不是迎接晨曦的鐘聲。

那是——

『給本大爺狠狠的將這面牆推倒!』

敲起喪禮的鐘聲。

……………………………………………………………………………………

美味的薯蓉不甘寂寞,決定從匙羹噗通一聲回到它的老家。

忘記他正在吃早餐的事實,矢車菊藍的雙眼死盯著電視不放——怕眼前新聞報導員有半句虛言——路德維希拿起電話,快速解鎖螢幕——點開社交app,看到
洗版式的直播,終於相信公仔箱(1)所見的一切,沒有半點猶疑,路德維希抄起放在椅背的外套,前往柏.林.圍.牆。

柏.林.圍.牆要倒下了!

堅固的牆在日久失修和無人阻止之下,被怪獸的攻擊下成為頹垣敗瓦,形成巨大反差的是,站在一堆瓦礫之上的基爾伯特,以及不敢越過雷池的兩德人民。

與28年之前相比,兩德人民缺少了柏.林.圍.牆第一次的興奮,沒有爭先恐後急著跨過牆,和分隔多時的家人相聚,他們甚麼都沒有做,比起第一次的牆倒下,他們多了一份的不信任,按兵不動,他們沒有急著跨過牆,這些年來,眼前的銀髮赤瞳男人已經給於他們太多,因為這樣,他們更深怕這是另一場遊戲。

攝影機,被安排在哪裡影著他們?

等待紅燈轉成綠燈的空檔期間,路德維希點開最常用的通訊軟件,不意外電話另一端的人給他留了一個錄音訊息後,路德維希立即深呼吸,壓下急速攀升的血壓,摸出胃藥,毫不猶疑吞下。

耐著性子,路德維希將錄音全部聽完。

『▶ ──────
         00:09      01:18』

今天的交通燈轉燈時間有點長——半眯眼睛,堅持遵守交通燈號的路德維希小朋友再一次伸手,眼前的紅燈變成綠燈。

………………………………………………………………………………………………………………

「哥哥!你在做甚麼!」

環保斗車裝著柏.林.圍.牆的一部份,路德維希心理上是接受了牆終於倒下,甚至是樂於看到這一幕的發生,但親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基爾伯特毫不在乎的態度令他懷疑過去被逼分開的日子,是基爾伯特自編自導的惡劣遊戲。

「如你所見。」

「我當然知道如我所見!我是問——你為甚麼將牆拆了!」

為甚麼突然將牆拆了?路德維希不明白,他花了兩年時間,費盡唇舌,依然無法打動基爾伯特的心,令他點頭選擇將堵在兩人之間的牆拆下,現在——不過分開半個月時間沒有見面,這個最失敗的紀念品,怎麼敗在怪獸之下?

「本大爺高興。」

回答十分簡潔,很有基爾伯特的風格,赤瞳摻上半分戲謔,令人分不清他說話的真偽,路德維希抿著薄唇,緊握拳頭,開始懷疑人生。

「哥哥你是認真?」

認真的開玩笑,還是認真的無視問題?不論是哪一種,懷疑人生的想法不會有任何改變,成為壞人的基爾伯特負起清理現場的工作,剩下的工作會由他接手。

「本大爺甚麼時候都很認真!」

發展,應該是這樣才對。

環保斗車一個接一個出現,兩德人民似乎接受了牆倒下的事,繼續去忙——就是,沒有人跨過牆,柏.林.圍.牆變成一堆頹垣敗瓦,除了剛開始的兩三小時,社交app上看到的各種直播,現在全都是來自遊容或是鄰居的傳媒機構,而來自東.德和西.德的傳媒機構更少之又少,小貓兩三隻,完全不成氣候,失望時間太久,連帶願望實現的一刻,他們無法相信眼前已發生的事。

除了他們之外。

抓亂梳得整齊的金髮,路德維希無法再相信——牆,終於倒下,一點都不剩。

「所以說,為甚麼這樣突然決定?」

因為今天是11月9日?當年今日他拍掉他的手,拒絕了他的請求——多年過後,他決定不等了,選擇自己動手。

「就說吧,本大爺高興。」

「哥哥的高興不會隨便決定將牆推倒——我是指,」路德維希頓一頓,小心翼翼的觀察基爾伯特的表情。「『拆掉』。」

「如果你堅持要答案,好吧。」基爾伯特大大的嘆氣一聲,露出一個本大爺是哥哥你是弟弟——本大爺可以奈你怎樣的表情,說出了除了他高興之外,第二個說話。「本大爺的耐性不足,所以,怎麼說?厭倦了等待吧。」

他等得太久,不應該再奢望曾經主動過的人會再有一次的主動,他該主動——作為將牆起出來的國家體現,他是該主動將牆拆掉。

他不配將牆倒,強行拆掉,更附合他風格。

他愛死了這說法。

………………………………………………………………………………

眼前的頹垣敗瓦清理得七七八八。

象徵著牆的部份已經消失兩人眼中,摸摸鼻子,依然搞不懂基爾伯特的行事路德維希站在一旁,等待最新的發展。

興許是今天的時間差不多,基爾伯特送走最後一部環保斗車後,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哥哥你去哪裡?」

「回家。」

「家在反方向,哥哥記錯了。」

「噢……親愛的West,你還未明白對吧?柏.林.圍.牆被本大爺拆掉不會改變我們現在的關係,三天——給本大爺三天,本大爺會將牆全部拆掉,換上新的國界——本大爺會找你家的上司相討邊界問題,現在——本大爺要回家去——在東.柏.林,而你——是在波.恩,別搞錯。」

只是將牆拆掉不會改變他們目前的關係——這話說得真好聽,嘴角抽搐,路德維希走上前,跨過柏.林.圍.牆——現在是空地,打算扛起基爾伯特,頭也不回往波恩方向前進。

幻想很美好,而現實總是殘忍。

他示意停下腳步。

「We only have each other. It's just you and me. What are we gonna do?」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It doesn't have to be a snowman.」(3)

END
…………………………………………………………………………………

1:這裡指電視
2:電影魔雪奇緣(Frozen)插曲,【Do you want a build a snowman】

終於!!平行世界1.0迎來noircity頭痛了最久的部份,就是牆倒下之後,會是成為德.國,還是保持不變?看到最後,相信大家都知道,noircity選擇了後者。
中間還少了很多需要交待的事,有時間再慢慢寫出來吧。

noircity

热度(11)

© noir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