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rcity

APH和YOI深坑中
本命CP:APH獨普、港冰AKA香冰(偶有私設定H.K.出現)
YOI:維勇、奧尤
喜歡年下攻!
專業單手打字寫手一名!
Pixiv & Plurk:noircity
lofter這邊大概只放YOI,APH偶然會放上來吧!

【維勇】俄羅斯日常00

*之前莫名的翻了
*再翻就用連結

他們偶然都會吵架,卻甚少冷戰,考慮到Victor的皮膚肌渴症問題,他們最多只可以分開睡不到半天便要同床睡覺,看似大刺刺的他卻有著藝術家一樣的敏感神經,每每到了半夜,Victor會哭著找他,說做惡夢,夢到Yuri不要他,掉他一個人回到長谷津,和一個他不認識的人結婚時,每每Victor梨花帶淚哭訴他的夢境——Yuri總是不忍,張開雙臂抱起高大的斯拉夫人,在不大的單人床相擁入睡。

很多人聽後,總會說他別讓著Victor,他是成人不是小孩子,各種的懲罰來到冰上帝皇身上只有一半的懲罰,對他不公平等等的話,他總是笑笑當時回答問題,沒有打算從根本解決問題所在。

他和Victor一樣都是根本問題之一,沒有之二,不要太超過——他,Katsuki Yuri會允許冰上帝皇在他身上索取所需。

……………………………………………………………………………

Victor•Nikiforov成為冰上帝皇是一件不幸,亦是一件幸運的事。

他孤獨、無人理解他的狀況,逼上高嶺後,只能站在頂端活下去,快在冰面上溺死之際,他遇上今生最愛的人。

Katsuki Yuri——來自東方的冰上舞者,為他帶來一個與別不同的邀請,撞到他小花全開,帶著粉紅花花的背景被他抱著,熱情告白為將來的再見埋下種子,善忘的他記住了他的名字和樣貌,等到一個合適的時機兌現承諾。

只是,他沒有想到兌現承諾之時,同樣為他找到靈魂伴侶。

他害羞,沒有第一次見面時熱情的邀舞;拒人千里,對他一起睡的邀請從不應約,卻有輕易讓他唯一的家人maccachin爬上他的床……帶給他各種驚喜,而他,亦樂於卸下冰上帝皇之名,在他面前做回自己,得到他最常聽到的回答。

『我希望Victor就是Victor。』

啊啊。

他找回了心臟跳動的原因。

Yuri……他說希望Victor就是Victor,不是甚麼冰上帝皇,不是俄羅斯的國民英雄,單純的就是Victor•Nikiforov——可以是他的教練、勝生烏托邦的住客、他喜歡了十一年的冰上舞者——或者一個他剛想到的身份,Yuri的戀人。

冰上帝皇的不幸,慢慢變成他的幸。

一年的時間很快過去,很快——他再次成為現役運動員,同時兼任Yuri教練一職,再次活躍於世界舞台上。

Yuri接受他的時間,比他想像中花多更多時間,在他們交換訂婚戒指,訓練基地轉移到聖彼得堡之後,Yuri還是不肯接受他是他的男朋友、唯一伴侶、未婚夫、未來老公。

可喜可賀的是Yuri接受了和他睡在同一張床一起睡覺。

這讓他安心多了,皮膚肌渴症的問題可以暫時緩下來,只要乖乖忍耐到練習結束,剩下來時間就是屬於他,盡情的攬攬錫錫,雅各夫都不會有任何意見,Yuri亦不會避開,唯一缺點是溜冰場上少了他突然撲上Yuri身上的畫面,再次輸給披集確實是令人難以置信,可結果已經足以彌補一切。

Yuri不會知道他再次拯救了他。

溫暖的體溫,真實的存在感,醒來第一眼看到他在懷裡睡覺的幸福感——一切美好得像一個夢,一個暫時不會結束的夢。

惡夢終有來臨的一天。

他被Yuri罰了,原因他不想說,但懲罰方法卻足以令他快哭了,祭上各種絕版周邊都無法打動Yuri的心,可見他的生氣程度,他沒徹了,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依然無法阻止Yuri的行動,來到聖彼得堡後,兩人迎來首次分開睡覺,——他個家沒有客房,未來亦不會考慮添置,這是Victor首要慶幸的事,那麼,Yuri可以去睡覺的地方只有一個,就是梳化,那裡夠大,足以容納一個成年男人加maccachin,拿起枕頭和厚被,說了句晚安後,Yuri留下他一個人在King Size的床睡覺。

沒有晚安吻,摸上唇瓣,Victor記起Yuri忘記了給他重要、為他帶來好夢的晚安吻,怎會有呢?這是懲罰,他的Yuri掉下他一個人去客廳的梳化睡覺,maccachin在他身邊守著,沒有跟著出去,Victor合上雙眼,在床上轉輾反側,強逼自己入睡。

沒有了熟悉的體溫,他睡不著。

他懷念以前比賽前一刻還是在睡覺的自己,安穩得像個孩子一樣,睡到天昏地暗,毫無運動員的自覺,每次都要雅各夫親自到休息室叫醒他,捉他上場比賽,後來成為教練,都是Yuri叫醒他,提醒他唯一的學生要上場比賽,他這個教練,要驗收他的成果——而現在,同居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僅僅是失去了一個溫暖的體溫,他已經無法獨自入睡。

床上空盪盪的。

Victor用被將自己捲起,假裝他被Yuri抱著的錯覺,說服自己入睡。

綿羊,他數了;豬仔,他數了;PC狗,他數了;Yuri?更不用說他當然數了,甚至越數越精神,在乖孩子的睡覺時間他依然的受著沒有Yuri無法入睡的窘況,一門之隔,睡在梳化的睡美人恐怕已經入睡,掉下他一個進入夢境——吶,夢裡的人會是他嗎?Yuri。

不幸的事始終要發生,好不容易入睡的他,做夢了。

那並不是一個好夢。

他醒了——準確來說他是哭醒的,臉龐濕濕的,他毫不意外,今晚是Yuri來到聖彼得堡之後,他首次和他分開睡,早已做好心理準備會失眠到早上,頂著華麗的黑眼圈,腳步浮浮來到廚房,從後抱著Yuri說『早晨』,抱怨昨天沒有他在身邊,自己根本睡不著,趁機偷吻他的耳朵——不意外看到他的耳朵染上紅色,蹭著他的頸補充足Yuri不足,僅僅是這樣的畫面他已經滿足,足以支撐一整日的訓練,直到練習結束。

他會睡著完全是個意外收獲,還有甚麼怨言?或許是有的,Yuri不在身邊,maccachin的深情安慰只有安慰劑的作用,再也受不了揮之不去的孤獨感,Victor解開自我封印,無視天氣不允許他只著一黑色原子彈底褲,Victor頂著滿身冷汗,呼吸急速,沒有半點猶疑下床,拉開門,在客廳尋找他的睡美人。

靠著最微弱的燈光,Victor找到睡在梳化的睡美人,絲毫不受Victor不在他身邊就無法入睡的問題纏繞,熟睡在梳化上的他與接近全裸站在梳化邊等著他醒的他形成強烈差別,握著Yuri的左手,Victor虔誠的像個信徒慢慢跪下來。

沒有。

他的睡美人沒有逃得遠遠,去到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消失在他眼前。

沒有。

他的睡美人沒在像巴賽隆拿那個夜晚,對他說『就讓這一切結束在今晚』、『一直以來——謝謝你,Victor』、『是的,我自言自說的決他定了』,Yuri他甚麼都沒有說,沉睡在夢裡的他,繼續做他的Sleep Beaut。

自然,不會知道他想念他的體溫而睡不著。

………………………………………………………

或許是他的目光在漆黑環境裡依然是熾熱的過份,熟睡的睡美人睜開他酒紅色的眼睛,宣佈他醒來——暫時性的,卻足以令Victor•Nikiforov原地跳四周跳,忘記Yuri給他的懲罰,選擇直接撲上他的身上,以解他的皮膚肌渴症。

「Victor?你怎麼出來了?」

maccachin呢?牠沒有跟著你出來?打著呵欠,睡美人揉著眼睛,在漆黑中依閃閃發亮的雙瞳接引著方向,帶著濃濃的睡意詢問Victor。

「Yuri不在,我做惡夢了。」小枱燈亮起,暈黃的燈光不會刺眼,習慣性,Yuri瞇著眼,待眼睛習慣暈黃的燈光後,看到淚花在Victor的眼睛打轉。「Yuri說不要我,收拾細軟回到長谷津掉我一個人在聖彼得堡——然後,」吸吸鼻水,Victor•Drama Queen•Nikiforov繼續哭訴Katsuki Yuri在他夢裡的罪行。「你和一個我不認人結婚,共渡餘生。」

夢境過份真實,Victor再忍不住緊緊抱著他的戀人,在他身上尋找安全感。

好吧,Victor如他所想無視了maccachin的問題,只回答他的份,理由強差人意,但套在這位冰上帝皇身上又理所當然的理由,Yuri嘆氣,任由Victor隔了一張棉被在他身上涉取溫暖,三秒過去,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Victor又再一次沒穿上衣服離開睡房範圍,全身光溜溜只剩下黑色原子彈底褲在身上,與他白皙的膚色做成強烈對比,無力感湧上,慶幸梳化夠大,足以容納兩名成年男子躺在上面。

Yuri給Victor的首個的懲罰宣告以Victor•Nikiforov方式結束。

鑽進棉被,Victor手腳並用的纏住Yuri,確保他沒有機會離開他身邊後,一臉滿足的涉取Yuri身上的體溫,滿足的入睡。

「晚安,我的ВИТЯ。」

END
……………………………………………………………………………………

這篇的時間線是俄羅斯日常01之前,接長谷津日常02,補回Victor對沒有Yuri在身邊會睡不著的問題從哪裡開始www
戀人太過黏人有時會想有獨處的時候,但對像是Victor,獨處時間只有FF的時候吧?

noircity

热度(65)

© noir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