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rcity

APH和YOI深坑中
本命CP:APH獨普、港冰AKA香冰(偶有私設定H.K.出現)
YOI:維勇、奧尤
喜歡年下攻!
專業單手打字寫手一名!
Pixiv & Plurk:noircity
lofter這邊大概只放YOI,APH偶然會放上來吧!

【維勇】Agapes→Eros

大概# 接第二滑

Eros,一個完全不符合他勝生勇利的風格,但——是的,那個全裸說要當他的教練Victor,在溫泉ON ICE——他與尤里的比賽裡,很不幸地,被Victor指名要滑這首歌。

要怎樣演繹出成年人的Eros也滿頭大,他的表演一直走純情風格,像克里斯那種色氣滿滿,連冰面都溶掉的表演風格,對23歲的他還是處男一名,是一個挑戰。

躲在休息室與西郡進行拉筋熱身時,勇利說道。

SP要怎樣滑他大概想到劇情,然而,要體會愛即Eros——性愛,他只能靠自己,不能依靠Victor。

Victor在花式溜冰方面是個天才,但不代表在演飾情感上他也是個天才。

「那麼,勇利你打算怎樣做?尤里他——很強。」

怎樣做,西郡問了一個好問題,酒紅色的眼睛一沉,在只有他們的休息室,說出只有他們才知道的秘密。

西郡沒有立即回話,只是伸出手捏著勇利瘦下的腰際,判斷目前的體脂。

「體脂已經回復到大獎賽的水平。」

陳述而不是疑問,Victor成為勇利教練後第一個課題,就是體脂必需降到大獎賽的水平才能踏入溜冰場上練習,現在他能踏入溜冰場,在休息室拉筋與西郡討論問題,說明了體脂這方面,他已經合格。

只是在瞭解Eros方面出現問題,Victor才先教尤里,拉筋完畢輪到他上場練習。

「不……現在是比大獎賽時更低。」

友人紅著臉說出本應只有他一個才知道的事實,Victor的出現給了他很大利誘,比往常更快回到比賽期間的身體,體脂更不用說了,輕易降到Victor指定的水平,更進一步——下降。

西郡先是一愕,然後揉著勇利的黑髮,結束這次的拉筋。

日本強化花式溜冰選手,特長是減肥一事上,身為他的好友,沒有人會比他們更清楚。

「我會幫你問優子有沒有合適的衣服。」

為了贏得Victor留在他身邊當他教練,勇利亦賭上他的全部。

不惜用上『特別方法』,拜托好友——只求理解Eros的全部,唯有這樣,他才有機會贏過尤里,明白Victor給他的課題喺

「拜托西郡了。」

In regard to love eros,你眼中的『Eros』,是甚麼樣子?

……………………………………………………………

一天的練習很快結束。

心醉練習的勇利很快被Victor以肚餓名義禁止他繼續留在冰面之上,換過衣服後,他們慢跑回到旅館。

花式溜冰消耗極大體力,練習結束後,勇利和尤里一起浸溫泉消除彼倦,Victor趁機小酌兩杯,晚餐時間,連筷子都拿不動的他們繼續頭枕著餐桌,等待體力回復。

年輕就是本錢,青春無敵的他們,除了體力比較好之外,溜冰技巧和演技還是差得很遠,冰上帝皇在冰面上隨意跳躍都比他們好——肉體和精神上的彼勞轟炸,逼使他們除了在溜冰場以外,只能放空休息,沒有第二個選擇。

啊啊,要死了。

攤在塌塌米上,意識快要遠離——強行睜開酒紅雙瞳,Victor吃著炸豬扒蓋飯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真的很討厭。

被神寵愛的男人,以及神的食物。

「勇利,還活著嗎?」

還活著,不用擔心,咕噥一聲轉身,勇利解鎖電話螢幕,確認沒有受到任何訊息後認命坐起來,吃著沒甚麼味道的青菜沙律——比賽一天沒結束,都不可以掉以輕心,體脂數值還能更低。

還是去找美奈子老師吧,Eros的事,或許她能提供意見,順道,再繞路去找西郡,衣服他應該弄到手,試穿後再回來。

maccachin該散步。

暗自決定晚餐後的活動,勇利加快進食速度,怕是Victor會纏著他不放,錯過練習機會,長跑和規定的練習不可以少,時間上最優待的選手——他,必須好好把握最後的機會。

最後的賽季,他希望能親手寫上完美句號。

……………………………………………………………………………………………………

時間上,他是全世界最優待的花式男子單人選手,只要他想,一天24小時都是他的練習時間,除了解決生理需要外——一天都在冰上絕對沒有問題。

他唯一價點就是體力,除此之外沒有其他。

現在,該是體驗Eros時間。

穿上小優特別為他準備的衣服,確定Victor在maccachin的看管下暫時不會來到他的睡房,快速戴上與他髮色一樣的假髮和化上淡妝,勇利深呼吸,站在鏡前作最後確定。

鏡內反映出五官與他相似的女性,是他又不完全是他,在假髮、化妝和衣服的幫忙之下,Victor不會認到他,現在只要安全離開睡房,途中沒有遇到Victor,他安然無恙站在旅館門前,就能繼續體驗Victor給他的課題——Eros。

很好,Victor不在宴會廳裡——只剩下maccachin在床上。

「maccachin?Victor又跑出去吃拉麵?」

Come,乖巧的貴賓狗聽從指示,來到Yuuri的身邊,留下不知去到哪裡的Victor,正式出發。

小鎮第一美女擅長將男人俘虜,狠狠將他把玩在手心中,膩了再拋棄尋找新目標。

現在,小鎮美女要俘虜的男人不在,現在已夜深,拐了他的狗,在長谷津的漫無目的散步,前往芭蕾舞室,精進演技,待幾天後的溫泉ON ICE一擊即中,將男人俘虜手中,留在長谷津而不是跟著Yurio回到地球另一端的聖彼得堡。

「maccachin,要幫忙守秘密。」

按照慣例先拍照留念——不擅長使用SNS,不代表他不會拍照,趁著他穿上女裝,拐了Victor的狗,Po上他的Instagram,也不是可能。

【Yuuri(♀)& maccachin.jpg】

這樣就可以了。

關上電話,Yuuri對著鏡中的自己微笑,用著不久前學會的舞步,魅惑男性的自己。

In regard to love eros,擺好姿勢——對著他的教練,毫不客氣微笑漾出一個邀請的微笑,得到了Victor如流氓一樣的口哨回應,心情更加興奮。

——看著我,Victor

——小鎮美女會將你魅惑,再狠狠拋棄,這就是他的愛

——後日談

『教練,辛苦了。』

『唉?』

END

………………………………………………………………………………………………

找到一年前坑的文ORZ,事隔一年,對EROS又有另一種體驗……搞事留給理官方,noircity還是乖乖吃糧好了。
有跡可尋的第11滑展開,嗯……Eros嘛,小鎮美女(Yuuri)將男人俘虜(Victor),狠狠把玩手心中(金閃閃戒指),膩了再拋棄(Yuuri退役,Victor回歸現役),尋找新目標(?→被Victor拐了去聖彼得堡的Yuuri)
官方,noircity的理解有錯嗎?ORZZZ

noircity

热度(21)

© noir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