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rcity

APH和YOI深坑中
本命CP:APH獨普、港冰AKA香冰(偶有私設定H.K.出現)
YOI:維勇、奧尤
喜歡年下攻!
專業單手打字寫手一名!
Pixiv & Plurk:noircity
lofter這邊大概只放YOI,APH偶然會放上來吧!

【維勇】俄羅斯日常15

「Yuuri,起身陪下我……」

暖氣運行著它的日常,在寒冬中帶來溫暖,怕冷的睡美人在寒冷的聖彼得堡找到他的救兵,每天早上需花上一個小時吻醒睡迷糊的睡美人,離開溫暖的棉被,繼而離開大床,來到餐桌吃早餐,待血糖回升大大減低睡美人睡回籠覺的機會。

聖彼得堡太冷,不適合怕冷的小豬豬。

只要溫暖體(Victor)離開溫暖的床,熟睡的睡美人會捉緊時間,將僅餘的溫暖用棉被儲存,卷成美味的太卷,將他排除在外,不分他半分溫暖,看到這個畫面,心情不好的Victor會帶上溫暖體2號maccachin一同折回床邊,試圖叫醒貪睡的睡美人。

睡美人露出柔軟的黑髮,白皙的額頭像派福利一樣,隨著睡美人的心情而露出多少,順勢而下,棉被之下是與脾氣不成正比微微向下垂的眉毛,再往下就是,是滿戴星光的焦糖色眼睛,每看一次都會再次陷入戀愛中,越踩越深,泥足深陷,無法逃脫。

不滿戀人怕冷只顧著睡覺,不陪著被他掠在一邊快寂寞而死的兔仔,Victor伸出手,為舒緩他皮膚飢渴症問題,戳著Yuuri柔軟的臉頰,先嚐甜頭,見睡美人沒有反應,Victor大膽的改摸著Yuuri的臉,運行著他們的日常。

「Yuuri!該起床了!」

美好的假期是由得到睡美人的早安吻開始,國王早已經為睡美人獻上一個吻,可是……為甚麼睡美人沒有醒來,沉醉睡夢中?

睡美人越睡越沉,沒有跡象醒來——

「Yuuri……我好寂寞……」

為甚麼不醒來?是現實太過痛苦不想面對?還是夢裡有他陪伴他一起溜冰,吃著暫時禁食炸豬扒飯嗎?還是說……夢裡有睡美人的初戀情人——他回不去的16歲,說永遠和他一起?

始終喜歡——那年16歲的Victor•Nikiforov長髮嗎?想我留嗎,Yuuri——只要你一個點頭,喺我依家即刻留,好嘛?

才能夠喺地球維繫和平。

留髮及腰所需時間約兩年,假髮只需五分鐘,後者略嫌無法帶出他銀髮的美,前者嫌時間太長,無法及時喚醒睡美人。

「一碗炸豬扒飯可以換來你醒來嗎?Yuuri。」

心動不如馬上動,靠著強大的網絡,Victor速成學會炸豬扒飯,或許沒有寬子媽媽的味道,但滿滿都是他的愛——

香噴噴的炸豬扒飯放在小茶几上,離大床最近的距離,方便喚醒睡美人之時,餵他吃上一口神的食物,換取不再將自己卷成太卷的可能性,離開溫暖的床,用他滿佈星空的眼睛看著他,叫他一聲ВИΤЯ 。

「Yuuri,是你最愛的炸豬扒飯。」

謝天謝地,沉迷睡覺的睡美人終於睜開他的眼睛,結束馬拉松式睡覺——

「卡滋丼?」

睡迷糊的睡美人解開太卷,似乎不睡回籠覺,maccachin趁機爬上床,舔醒Yuuri——可憐的maccachin已經有兩天沒見到清醒時候的Yuuri,開始有嫌棄PAPA跡象,現在見到稍微清醒的Yuuri,牠還能不高興嗎?

不可能吧?

「你最愛的卡滋丼,我特地找媽媽教我做。」

食一啖,Yuuri。

蛋汁包裹著鬆熱的白飯,炸到卡滋卡滋的豬扒放在白飯上面,十分誘人。

要是Yuuri沒有說出下一句,今天應該是普通不過休息日(強行翹掉練習)。

「不要。」

說罷睡美人還想再一次卷成太卷,和大床繼續做好朋友,深受打擊的Victor放下卡滋丼,強行解除太卷狀態的睡美人,怕冷的睡美人一縮,主動靠近溫暖體1號,睡前順利離開溫暖的床,來到客廳,好好喝下一杯熱朱古力。

睡傻了,絕對是睡傻了,Yuuri怎會拒絕美味的炸豬扒飯?這可是Victor•Yuuri最愛的人•Nikiforov親手炮製,很有收(吃)藏(下)價值,味道他可試過無問題才拿給Yuuri,為甚麼Yuuri他說不要吃?

連maccachin都替Daddy感到擔心,趕快喝了朱古力,讓血糖升一升別再去睡覺。

「maccachin。」

聽話的maccachin很快來到Yuuri面前,停在伸手可及的距離,放下手裡的熱朱古力,Yuuri抱起maccachin,轉身——華麗倒睡在鋪上毛毛墊的梳化。

「Yuuri!別再睡覺!」

溫暖體2號沒有想到自身就是令睡美人睡覺的原因,察覺到這點的maccachin,努力舔醒已經進入熟睡狀態的Yuuri,睡美人賞臉的抱緊maccachin,轉身繼續睡覺。

「maccachin!Yuuri放手!」

睡迷糊的睡美人手勁很大,救出溫暖體2號maccachin後,終於意識到事情嚴重性的Victor,抱起怕冷的睡美人,前往俱樂部,尋找雅各夫。

…………………………………………………………………

「雅各夫!!!」

「ВИΤЯ!你和勝生終於出現,別以為現在兼任教練就可以偷懶!現役選手的自覺去了哪裡?勝生也是!熱愛練習的你去了哪裡?最近的偷懶次數太多了!鎖匙我要再看情況才再考慮能否給你!」

「甚麼鎖匙?雅各夫你要給甚麼鎖匙給Yuuri?給選手住的宿舍?關於這點我不會讓步!Yuuri要和我一起住!雅各夫,宿舍留給有需要的選手!不可以答應他!」

聽到『鎖匙』超敏感的關鍵字,Victor的防禦機制迅速開啟,抱緊懷裡的睡美人,有雅各夫面前再一次宣示主權——Katsuki Yuri是Victor•Nikiforov的學生、戀人兼未來丈夫,不會有任何改變,即使有都只會令他們的關係更加美滿,例如是收養孩子,他們成為PAPA和DADDY——很可惜他們無法生小孩,小孩無法像Yuuri那樣擁有滿戴星光的雙瞳——但不會改變他們愛小孩的心,一家三口——或者更多孩子,他愛熱鬧,家裡越多人越好。

想到這裡,他已經等不及和Yuuri結婚——

「你想到哪裡去?不會有人答應你和勝生搬進去宿舍,死心吧。」

「那是甚麼鎖匙?雅各夫給我說清楚!」

「搞清楚的人是你才對,ВИΤЯ——你手裡的棉被是甚麼回事?勝生為甚麼卷在裡面?聖彼得堡還未至於凍到令人類進入冬眠狀態。」

皺眉從Victor懷裡抱起卷成太卷的Yuuri,雅各夫不明所以解除太卷狀態的Yuuri,不意外成為溫暖體3號。

「這是甚麼一回事!給我好好解釋!!ВИΤЯ!!!!」

「我就是不知道才找雅各夫!」溫暖體1號不滿睡美人有了新溫暖體3號忘記舊溫暖體1號,嘟著嘴,Victor試圖在雅各夫手裡接過睡美人,但不成功。「Honey,你愛的ВИΤЯ在這邊。」

努力從雅各夫身上剝開貪睡的睡美人,不成功便成仁——熟睡狀態的Yuuri手勁很大,根本無法剝下來。

「雅各夫!Yuuri不要我!」

貪睡的睡美人看不到國王的邀請,繼續抱著溫暖體3號(雅各夫)睡覺。

「別因為勝生亂了方寸,ВИΤЯ。」

「可是……雅各夫你聽我說,Yuuri他連最愛的食物炸豬扒飯都吃不下!我能不亂了方寸嗎!是神的食物炸豬扒飯!不是他吃了一個月的沙律菜!身為教練兼未婚夫,我能不擔心?雅各夫你太冷血!是不是抱抱你就好!」

說罷Victor還真的抱著雅各夫,隔著睡美人——盡情的抱抱撒嬌。

「抱我有甚麼用!勝生不會因為這樣而醒來!!」

「可是!你是無所不能的雅各夫!」

「ВИΤЯ,我看起來像醫生嗎!!」

「不是!但雅各夫是我唯一的教練!」

無法繼續進行溝通,髮際線可能又退後那麼一點點。凡事與Yuuri扯上關係的事,Victor總是會亂了方寸,失去平常的冷靜——

「去找醫生,ВИΤЯ,我們不知道勝生渴睡的原因——還有不吃炸豬扒飯的問題,他——需要治療。」

「不要!Yuuri不可以離開我!」

「我們還未知道勝生是甚麼病,不一定要住院。」

「如果Yuuri要住院,我該怎麼辦!」

他已經忘記Yuuri來到聖彼得堡之前的是怎樣渡過每一天,沒有Yuuri的日子,是以年為單位渡過每一天——maccachin,papa對不住你,papa不可以帶daddy回家!

「可以怎樣?練習和陪maccachin你選其中一個。」

「不要!!!!」

…………………………………………………………………………………………

「缺乏陽光。」

「陽光?」

他的小太陽缺乏陽光了?

眨著湛藍色的眼睛,Victor抱緊懷裡的睡美人,聽不懂醫生的話。

「12月的聖彼得堡日照時間只有六分鐘,像勝生先生出現缺乏陽光問題的人很多,人體一旦缺乏陽光,生理和心理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反應,像勝生先生出現渴睡、食慾不振,對事情失去熱情等狀況,都是缺乏陽光而產生的自然反應——」

「我可以怎樣做?」

長期在室內練習,Victor已經忘記如何和陽光玩遊戲,忙著練習、商演、比賽、和Yuuri相親相愛——留在室內的時間確實是多了,但未至於缺乏陽光?

對吧?我的小太陽。

病歷表上寫滿了Victor看不懂的文字,揪心的吻著小太陽的額頭,暗自決定看醫生後要訂機票,前往陽光充沛的地方好好補充陽光,順道放一個短暫假期——長谷津會是個好選擇。

「多接陽光,情況再嚴重下去,不排除需要服用藥物。」

『所以,卡滋丼他好了嗎?』

「好了,現在正吃媽媽煮的炸豬扒飯。」

睡美人不再渴睡,津津有味吃著神的食物,泛著油光的唇誘人一澤芳親,受不住誘惑,Victor低頭吻著睡美人。

『肯定是老頭煮的炸豬扒飯不好吃,卡滋丼才醒不來。』

「我煮的炸豬扒飯當然沒有媽媽煮得好吃,不過……考慮當時情況的嚴重性,我覺得勉強還算合格。」

『只是勉強合格!』

「Yurio,你是妒忌我們回到長谷津渡假休息?別擔心,只要醫生說Yuuri身體允許坐長途機,我們很快會回來。」

回來後他們一直在海邊曬曬太陽,補充陽光,偶然到冰之城堡單純的溜冰,練習?維持最低限度的練習,一直到Yuuri完全康復為止——當然,亦有可能是永久都不會康復,機率是多少他們不想知道,一次傷害可能是永久性,他們——不敢博。

『等你們回來老子已經是第一名——不再需要你和Yuuri!』

「Yurio。」

『甚麼啊?』

「我們會回來,不用擔心。」

「最多……下次我們帶你過來。」

END
……………………………………………………………………………………………………

由上個月月底寫到現在……大家好,這邊是凍到覺得快要冬眠的noircity。
12月的聖彼得堡日照時間只有6分鐘,其餘時間都是在陰天,人一旦缺少陽光就會有多種生理和心理問題出現…記得以前看節目說過,為了欺騙身體有太陽,會在眼鏡裝上小燈泡,減低後遺症,現在大多會用太陽燈吧?不然就在山頭裝一塊大鏡,改變陽光路逕#
下次(不計情人節)更新就是長谷津日常~~

noircity

热度(35)

© noir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