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rcity

APH和YOI深坑中
本命CP:APH獨普、港冰AKA香冰(偶有私設定H.K.出現)
YOI:維勇、奧尤
喜歡年下攻!
專業單手打字寫手一名!
Pixiv & Plurk:noircity
lofter這邊大概只放YOI,APH偶然會放上來吧!

【獨普】GUEST

BGM ToNick【長相廝守】

國家secrets
1小時前•🌎

「GUEST/EU」

是咁的,從遙遠的亞細亞城市口中聽過一句『亞視永恆,熄機無義氣』,最近聽說它出重江湖,想和大家說說一件對我來說同樣是熄機無下次的事。

國家體現擁有接近無限的時間——只要國名、國土、國民依然是屬於你的國名,某程度來說,是的——國家體現的生命確實是既短暫又漫長的事,我想說的就是這件事。

我的哥哥,大概你們都已經知道他是誰,當年今日他被宣怖死亡,本應該再進一步成為人類經歷死亡,正式消失在地球上,完成歷史給他的任務,成為永恆——劇本是這樣寫沒錯,然而…正式成為人類之前,哥哥又被我硬生生留下,繼續以『國家體現』身份留下,分離又再一起,直到有一天,我們在全球直播之下,親手為他帶上戒指,因為我的私心,哥哥甚麼都不說,接受了擁有一半國家,以及他結婚的事實,再一次被我強行留下。

以微型國家再一次出現已經是後話。

相安無事28年,平淡日子過得尚算過得愜意,幸福的生活來得不易,珍惜每一天共渡日子,最近…似乎愜意過頭,哥哥他忘記他的「忌日」。

他的忌日……

是我過份沉醉傷痛,還是他已經看開選擇放下?關於哥哥的特別日子我全都好好記住,看到哥哥不在乎的樣子,實在忍不住胡思亂想一晚,等到他捨得放下遊戲爬上床睡覺那一刻都在想著,今天——要怎樣渡過?

一年之中最悲傷的一天。

我,很怕。

害怕哥哥會突然消失,去了一個我無法去到的地方,一直以來的辛苦都是白費,當年我依然救不到哥哥,一切一切都是南柯一夢,夢醒了,一切,回愎正常,哥哥被處決,而我一直在夢裡,不願醒來。

只是想想已經覺得可怕。

昨天吃晚餐時不經意的問著他關於今天的事,得到只有『今天要打機一整天,沒事別煩著他』的回答……哥哥,難得的星期日你只想在遊戲裡渡過?說好的要陪我一整天呢?抱著我令我不感到害怕呢?

習慣,果然是可怕的事。

在我準備抱著白貓自怨自艾一整天時,穿戴整齊的他突然跑過來(嗯,就是白色恤衫+黑色呔(tie),用力捧著我的臉,別誤會,哥哥沒有吻我,那種浪漫的事他不會,給我一記的撞頭,在這一瞬間,我清醒了。

『本大爺拼了命才能和你繼續一起生活!再下次下次——即使傷過無數次,本大爺都會願意做同樣決定!』

然後?哥哥抱走白貓,回到房間繼續打機,留下我獨自一人留在客廳,說好的打機一整天不會有甚麼改變,該變的是自己。

結果不變,今天依然是忌日,變的是哥哥已經決定繼續向前走,拒絕停留。

還真有哥哥的風格。

Sorry for 1999

END
……………………………………………………………………………

以文來說不算太長,但facebook po文來說已經算幾長,sorry for 1999,今年文風轉到一個點,決定令兩兄弟move on,忘記那件令他們感到傷痛的事。
阿普的打扮是帶著頭盔的遊戲封面打扮~~對,就是PUBG。
那麼,下次就是港冰了~~

noircity

热度(6)

© noir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