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rcity

APH和YOI深坑中
本命CP:APH獨普、港冰AKA香冰(偶有私設定H.K.出現)
YOI:維勇、奧尤
喜歡年下攻!
專業單手打字寫手一名!
Pixiv & Plurk:noircity
lofter這邊大概只放YOI,APH偶然會放上來吧!

【維勇】Coach

嗯,搬運舊文XD


——分隔線——



#YOI #維勇 #奧尤

 

來到俄羅斯後,每天都是在練習中充實渡過。

 

教練兼現役選手的Victor比起之前只是勇利的私人教練明顯忙碌多了,勇利站在溜冰場邊喝水,一邊看著認真練習的Victor,大腦無法停止思考著。

 

說著『邊繼續當教練邊打算回歸競技,能不能回到像以前那樣,我也很不安』的人是Victor,但在旁人和勇利眼中,Victor在兩邊兼任得很好,教練一職比起一年前更加成熟,總算是有教練的樣子。

 

嘛,那也是只有公開練習的時候,只有他們兩人時,Victor依然是Victor,不同的是,是他更熟練回應著Victor的無理取鬧。

 

這種感覺很奇妙,很不真實。

 

金閃閃的戒指繼續運行著它的日常,放下水樽,勇利準備回到溜冰場上,繼續練習。

 

「喂!」

 

口氣不佳的青年將他叫著,習慣性瞇著眼睛,總算是看清楚眼前的人。

 

「尤里!」一段時間不見,尤里的頭髮好像又長了,金髮已經長至及肩,很快——就會留到和Victor以前留的長度吧?「與莉莉亞夫人的練習結束了?」

 

「結束了,不然怎過來這邊?」

 

她比雅科夫嚴格多了,要完成她的課題不是易事。

 

小聲抱怨著,綠寶石雙瞳循著勇利的眼睛,看到在溜冰場中央練習的Victor。

 

「真想看到莉莉亞是怎樣教導尤里。」

 

他和Victor已經很久沒有私下練習。

 

配合著俄羅斯全國比賽練習中的Victor,這段時間忙得不可分身,明明是同居,又在同一個溜冰場上練習,卻又令勇利出現很久沒見面的錯覺,每天只能做著自主練習,想著下次比賽的SP和FS選曲,偶然——接受雅科夫的指導。

 

在Victor點頭答應的前提下。

 

「我可以問問莉莉亞,說不定她會很鍾意你。」

 

他或許是個天才,但論芭蕾舞的資質上——從小接受芭蕾舞訓練的勇利或許更深得她的心。

 

先不說其他,言行舉止沒有他粗魯,對任何人很溫柔的勇利,絕對會令高要求的莉莉亞點頭說出『合格』,然後開啟新一輪的訓練大門吧?

 

「可、可以嗎?」

 

酒紅色的眼睛閃閃發亮,勇利握著尤里的手,彎下腰說著拜托了。

 

「可以哦,只要Victor同意。」

 

專心練習的冰上帝王沒有心思抽空看著溜冰場胡鬧的他們,要是他知道他們私下對話,恐怕這位剛宣佈復出的花式溜冰選手又會再開記者招待會,拉著他的王子,勝生勇利宣佈退役,專心做著只屬他的私人教練,並且在他拿到第一面金牌後,立即宣佈結婚,然後來個蜜月旅行,氣死雅科夫。

 

套雅科夫的一句話,Victor甚麼時候有聽話過?

 

「有啊。」

 

「吓?甚麼有啊?」

 

被勇利莫名其妙的回答摸不著頭腦,一下子斷了大腦的思路。

 

「Victor……很聽話啊?」

 

小心選用著字眼,勇利撓著他來到俄羅斯之後稍稍留長的黑髮,回答尤里的問題。

 

「Victor他很聽話?」指著溜冰場中央的男人,尤高忍不住提高聲量,然後——不客氣的大笑出來。「哈哈哈!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勇利你知道嗎?要在雅科夫口中說出Victor『聽話』二字,只有在他被灌醉的時候,大腦無法思考才會說出來逗人的笑話。」

 

「尤里……這樣說太過份了,Victor他確實有聽話的時候。」

 

忍不住替Victor辯護,結果是引來尤里的不滿。

 

「你們這對白痴夫夫,要放閃回家才結本大爺去放閃!勇利你就算有多愛Victor都要戴眼識人,Victor不聽雅科夫的話是俄羅斯國民皆知道的事實,絕對不可以被他現在努力練習的樣子迷倒知道嗎?」

 

苦口婆心的勸著勇利,尤里決定了,明天,要向莉莉亞推薦勝生勇利,為他編舞,絕對不可以繼續留在這裡,被Victor荼毒。

 

可他忘記了,勇利的人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是以Victor為目標,Victor對他的影響已經是深入骨髓,即使分開他們,Victor對勇利的影響都是有增無減,分開他們,只是令尤里的日子過得更辛苦。

 

「嗯………」

 

「怎麼了?」

 

「尤里說不要被Victor練習迷倒這點……有點困難。」

 

紅著臉,眼神不自覺向著溜冰場上遊走,冰上帝王正進行跳躍練習,輕易奪走他的視線。

 

「你的意思是本大爺剛說的都是廢話嗎?」忍不住揪起勇利的衣服,怒火中燒的他已經忘記莉莉亞口中一個首席應該有的樣子,他已經決定現在立即帶他到莉莉亞面前,甚麼Victor同意的前提,我呸。「白痴夫夫別出來放閃,是在挑釁本大爺不可以和奧塔別克一起練習對吧?」

 

「有事慢說……尤里!」

 

雙手扺在他和尤里中間,越說越激動的俄羅斯妖精已經徹底引起冰上帝王注意,緩慢地接近他們。

 

「有事慢說?本大爺要你不要給Victot迷倒,結果你說甚麼?有點困難?這是甚麼意思——你現在這樣子,下一場比賽怎樣和我在溜冰場上競賽?Victor那傢伙根本不是考慮範圍內,你的對手是我,不是他。」

 

尤里越說越激動,揪起他衣服的雙手改為搭著他的肩膊,勇利困在牆壁和尤里中間,無法離開。

 

「與Victor在同一個競賽上比賽是我一直的夢想,好不容易終於實現,這點……尤里很抱歉,我不能夠答麼你。」

 

「你——」

 

他在大獎賽的FS表達得不夠清楚嗎?是的,說要他引退的人是他,同時間——將他留在溜冰場上繼續競技的人都是他,聽從魔法師的話,成功將他留下來,他唯一承認的對手。

 

決定了,打鐵趁熱,他現在要將勇利介紹給莉莉亞,明天的練習他和他一起練習,給他乖乖忘給Victor•Nikiforov這個男人!

 

溜冰場上只需要兩個Yuri已經足夠。

 

從後趕上來的Victor始終比尤里慢了一步,眼睜睜的看著他的選手兼戀人被尤里帶走,途中還聽到不得了的話。

 

「雅科夫教練,今天晚上可以接受你的教導嗎?」

 

半拉半走的勇利見到雅科夫還不忘打招呼,說出像邀請的話。

 

雅科夫教練?甚麼時候勇利和雅科夫走得這樣近?可以用上『教練』來稱呼雅科夫,而雅科夫的回答是點頭說好,在同樣時間見。

 

他教練的地位受到動搖,果然說到教練還是不及雅科夫高嗎?有必要當著他這位教練面前,說出像背叛的話嗎?

 

他們可是訂婚了,明年準備結婚——小豬豬。

 

啊啊,不行,受到萬點傷害,今天不可以繼續練習。

 

『呯』一聲,在安靜的溜冰場上響起,米拉一句『Victor你有沒有事』,成功引起來到門外快要離開溜冰場的兩人注意。

 

率先有反應的人的尤里。

 

「嘖,大叔在表演甚麼把戲?」一把年紀不好好愛惜自己身體,倒在冰面上是一新一輪遊戲嗎?好吧,最少米拉臉上緊張表情看起來不假,無損他要介紹勇利給莉莉亞的心情。「勇利我們繼續走吧?莉莉亞她很忙,錯過今天介紹你,明天要在Victor手中搶走你,事情會變得很棘手。」

 

但他忘記了Victor對勇利的影響力有多大。

 

勇利掙脫尤里的手,飛快回到溜冰場上,回到他追著大輩子的人身邊。

 

手空空的,在勝生勇利來到聖彼德堡這三個月時間裡,他依然捉不住勇利的手,他唯一承認的對手。

 

果然是白痴夫夫,想著會改變現狀的他果然是笑蛋。

 

瞧,他們手上的戒指即使在遠處都是閃閃發光,閃死戀人不在身邊的他。

 

可惡!

 

「我愛你勇利!」

 

冰上帝王這句話,將遊魂太空的尤里拉回現實。

 

看來勇利已經成功將鬧脾氣的Victor回復正常的Victor——那個除了溜冰以外,其他時間就是笨蛋的Victor•Nikiforov。

 

不順形象抱起勇利,是雙人溜冰溜上癮?下次要參加男子雙人溜冰嗎?這對笨蛋夫夫!

 

甩門離開,他決定了下一次比賽,他絕對要贏過Victor,他要勇利酒紅色雙瞳放在他的身上,承認他是他的對手。

 

那金閃閃的戒指,他遲早會被奧塔別克套上,不用將他們手上金閃閃的戒指放在心上。

 

給他記住勝生勇利,遲早他會將他放在莉莉亞面前,讓他成為莉莉亞的選手,從此將拋棄Victor。

 

甚麼教練兼選手,兩者同時兼任只會發生選手誤以為教練拋下選手,但教練卻獨自賣力練習的情況出現,勇利抗壓性出乎意料之低,他不是很清楚嗎?

 

掉下他一個人在溜冰場上,他會胡思亂想,他不過是好心的提出建議,好讓勇利比較好過,現在看來,他是白擔心了。

 

真是幸福呢……

 

俄羅斯漫長的冬天,都被他們變得溫暖起來。

 

END

…………………………………………………………

 

事情,從下午見到一張勇利對雅科夫說『雅科夫教練』開始,然後腦被Victor和勇利在俄羅斯的生活wwww

然後我久違日更了www果然在年尾特別多動力,但1月1日po的兩篇文noircity尚未動筆,如果當天不見noircity更新,就請忘記我吧!

 

noircity

热度(63)

  1. 楓殤.小奶狗小狼狗小柯基noircity 转载了此文字
© noircity | Powered by LOFTER